昨晚,中央紀委發佈消息,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、副主任秦玉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。秦玉海成為中央巡視組結束對河南巡視近四個月後,十八大後河南首個落馬副省級官員。北京地鐵相關負責人上午表示,對於地鐵里的秦玉海的作品,將會撤下。(9月22日《法制日報》)
  作為一名落馬的省部級高官,秦玉海不是第一個,作為一個下馬後作品被撤下的高官,秦玉海也不是第一個。但是為什麼他卻引起了人們更大的關註呢?與之前官員的作品被撤下不同,秦玉海的作品懸掛在熙攘的北京地鐵里的,除此之外,還有上海、廣州的地鐵線路。現如今,隨著他的落馬,北京地鐵回應,將把懸掛的作品撤下。
  中國的官員們喜歡舞文弄墨、秦玉海也不例外,除了“官員”頭銜,他還是一名“攝影家”,任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等職,作品也屢獲大獎。這樣一個“德藝雙馨”的高官,走到哪裡想必都會有一大批的“粉絲”眾星捧月般伺候著,其作品也必會受到人們的青睞,但是一個河南的官員是如何將作品掛上遙遠的北京地鐵的呢?北京的地鐵為何偏偏懸掛秦玉海的作品?有沒有資格掛上去?有沒有收取版權費?
  按照平時,地鐵懸掛官員作品也不會有太多人註意,可現在偏偏秦玉海落馬,那懸掛的作品就顯得有些刺眼了,但刺眼是不夠的,北京地鐵與秦玉海的合作究竟是怎麼開始的?秦玉海是攝影家沒錯,但是他的作品就一定夠格掛到北京地鐵?這實在不能不引起人們惡意的揣測:官員的效應大於其作品的效應,一方面迎合了領導,一方面也給自己做足了面子,何樂而不為?
  官員作品懸掛在公共場合,是誰在為誰做廣告?無論版權是否收費,這都涉及公私利益衝突,官員不是明星,人們看到的不僅僅是作品本身,而是作品背後的社會形象。就算不收費,也會收穫個人名聲,倘若清廉也罷,但現實往往不盡如人意。
  之前官員落馬作品被撤的事件也曾發生,自那起關於官員個人品行與藝術創作是否衝突的問題就不絕於耳,宋徽宗畫的一手好畫,但可惜他是個昏君,被人提起也只是被罵為民族的罪人,但是這影響其作品的藝術性嗎?藝術是純粹的東西,是不食人間煙火的。但是由於人的關係,藝術有時候也被認為是人的主觀意識形態的客觀表現,常常被拿來與人性作比較,更加糾結的便是當兩者截然相反的時候,槽點就蜂擁而至了。
  秦玉海作為一個官員來說,不是一個好官,這一點,很多人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評判,但作為一個攝影家來說,他卻是常人不可比的,人品的好壞能決定作品的好壞嗎?說好聽點,北京地鐵只看到了作品的好,沒看到人品的壞,說不好聽點,就是樹倒猢猻散。丟掉的除了節操,是不是還有些別的什麼?
  無論作品好與壞,北京地鐵都將義無反顧地把它撤下來,一如當初義無反顧地掛上去,但是在這兩個義無反顧的掛與撤的過程中,是不是也應該反思,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呢?
  文/程世傑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秦玉海的作品是怎樣掛上去的?)
創作者介紹

二房一廳

hf22hfcs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